大骨节病药酒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感冒有这三个症状,一副药甚至半副药基本就 [复制链接]

1#

这几天,感冒的又多起来了。这可能与冬天刚过去,春天来了,天气回暖有关。要知道,初春时节,树木尚未萌芽,地下的昆虫仍在休眠状态,随意脱衣服是很容易感冒的。有句话叫“春捂秋冻”。意思就是不要一到春天就急着脱衣服,要多捂一段时间,不是说“清明断雪不断雪”嘛,真正暖和的时候还早着呢。也不能刚刚立秋就急着加衣服,尽量晚一点加,让身体结实一下。春风不刮,萌芽不发。前天风刮得够大,像吹哨一样。其中有三个感冒患者,全是风寒感冒。症状都是怕冷、流鼻涕、无汗。我给他们每人开了一副麻黄汤。其中一位晚上只喝了一次,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好了。说:“真神!”医院挂吊瓶,其实,不是患者非要挂吊瓶,而是,医院过去一直在提倡挂吊瓶。曾经看到网上贴出图片“节假日输液打折”横幅。现在感冒了,去医院有几个是不挂吊瓶的?如果不让挂吊瓶又能怎么治疗?前几天,医院住院4天,没有给一片药,天天挂吊瓶,把医院里仅有的7台仪器都用上了,真是细致入微啊,不该检查的也给你检查。人家是膀胱结石,也要给做心电图。做多普勒,做CT等,仪器检查花了多元。胡大一教授在《过度医疗不是为了人民,是为了人民币》一文中说,从小到大,你因为感冒、发烧、腹泻做了很多次“手术”,这件事你自己都不知道吧。很多人一感冒发烧就去输液,医院里到处都是输液的人。这在美国、欧洲是绝对看不到的。输液是侵入性操作,相当于一个小型“手术”。输液过程中,需要刺破血管,向其中输入本不属于人体的药物,这个过程中,输液药物、设备、环境、操作的无菌程度,都会影响输液安全。输液还会增大心脏负担,有心脏病的老人风险更大。因为输液需要把药物溶解在盐水或糖水中,如果一次输两袋毫升的液体,相当于短时间增加了1升的血容量。一个体重为60千克的人,正常情况下全身血量约为4-5升,粗略估算,输液1升相当于加大了20%的循环负荷。老人的心肺功能较差,尤其是有心衰等心脏病的老人,频繁输液的风险更大。另外,输液的药物中,不可避免的存在微粒,如果它们堵在细小的血管中,可能聚集,引起栓塞。输液真的太可怕了。刺破静脉血管倒不是很怕,怕的是低于体温的液体进入血液中,体内的血液是否对外来物体有所排斥,而更可怕的是如果药物中的“微粒”真的堵在细小的血管中,引起栓塞怎么办?医生如果知道栓塞是“微粒”引起,会告诉病人吗?他们有办法再把“微粒”清楚掉吗?如果因为“微粒”堵塞严重出现意外,医生会承认吗?经常听到输液发生死亡事故,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事故?过度医疗从普通感冒开始,可谓抓到了龙头。所有疾病的治疗就是用金钱堆积起来的,治好治不好花钱都少不了。啰嗦了这么多,就是为了告诉大家不能动不动就输液,输液是有危害的。下面说说张仲景发明的治疗风寒感冒的神药“麻黄汤”。前面说的三位患者,其中一位就服了一次(半副)药汤,所有症状都消失了。这是一位60多岁的男性,感冒两天后就诊。自述一般很少感冒,这次一天擤鼻涕用了多张抽纸,每次左眼都能跟着出泪水,浑身有些发冷,不觉得发烧。浑身无力,偶尔咳嗽。喝了小柴胡颗粒、黄芪颗粒、速效感冒胶囊等也不见效。刻诊:擤鼻涕造成鼻沟发红,左眼挂着眼泪,不时地用抽纸擤鼻涕。舌苔薄白,右脉浮紧略数。辩治:外感风寒。属于麻黄汤证。恶寒怕冷,有一分怕冷便有一分表证。形寒饮冷则伤肺,肺主涕,故流清鼻涕。无汗用麻黄,有汗用桂枝。太阳病的主证有“恶寒、无汗”,故用麻黄汤主治。麻黄15克、桂枝10克、炒杏仁24粒、炙甘草6克。一副。先煎麻黄15分钟,再将余药加入同煎20分钟。取药液毫升。分两次喝,一次毫升。

药液口感不好,比较涩,嘱其喝完后含一点点冰糖。盖被出点微汗。当晚服毫升,也未出汗,第二天早上,所有症状消失。医院,十有八九会让你输液,医院规定,住不够三天不给报销,没有个千八百元是治不好的。方剂药量取的是原方用量的三分之一。麻黄原量为三两(45克),只用了15克。这个量,可能有人也会认为比较大,实际上分作两次喝,也就不到8克。麻黄没有那么可怕。敏感的人,喝了会出汗,不敏感的很少会出汗。患者没有出汗,只是觉得身上有点热乎。据临床观察,不管是否出汗,都有效果。当然微微出点汗最好。麻黄汤原方:麻黄三两,去节,桂技二两,去皮,甘草一两,炙,杏仁七十个,汤去皮尖。上四味,以水九升,先煮麻黄,减二升,去上沫,内诸药,煮取二升半,去滓,温服八合,复取微似汗,不须啜粥,余如桂枝法将息。《伤寒论》35条:“太阳病,头痛发热,身疼腰痛,骨节疼痛,恶风,无汗而喘者,麻黄汤主之。”麻黄汤虽然仅仅四味药,但是配伍却比较独到。方子的主药麻黄,味苦辛性温,为肺经专药,能发越人体阳气,有发汗解表、宣肺平喘的作用,在整个方中占有君药的重要位置,且全方也是以这味药来命名的,可见此药在本方中的作用非同一般。麻黄汤这个方子的配伍,可以说君臣佐使十分严密。除了麻黄作为君药之外,桂枝以其温经散寒,透营达卫的作用作为臣药,以加强发汗解表而散风寒,除身疼等作用。然后再配上降肺气、散风寒的杏仁为佐药,同麻黄一宣一降,增强解郁平喘之功。方中甘草为使药,它既能调和宣降的麻黄、杏仁,又能缓和麻黄、桂枝相合的峻烈之性,使汗出不致过猛而伤耗正气,是使药而兼佐药之义。区区四味药,却是治疗风寒感冒的特效药。年前有效,年后还有效。只要对症了,那就是“一剂知,二剂已”,下咽立效。现在,很多人不敢用,主要是因为麻黄,把它当成“青龙”。担心发汗过多亡阳,其实还真没那么厉害。再就是担心有高血压的人不小心用了之后,造成血压升高。过去说水煎要去沫,现在煎也没有沫。再说,也不能因噎废食啊,仲景用三两,也没叫你一次喝完啊。比例别搞错,你少用点行不行?究其根本,还是对自己不自信,没有把麻黄汤领悟透,真要领悟了,不仅是治风寒感冒效如桴鼓,治疗身痛腰痛骨节疼也是神效。张锡纯谓“麻黄于全身脏腑经络,莫不透达,而又以逐发太阳风寒为主治之大纲”。

麻黄能发汗,把邪气从汗排出;能利尿,把浊气从小便利出。它还有一个作用少有人知,那就是“破症瘕积聚”,什么囊肿、包块、肿瘤之类,它都能破。是不是不是一般的厉害?由此可知,桂枝芍药知母汤用它治“诸肢节疼痛”;麻黄加术汤用它治“湿家,身烦疼”;葛根汤用它治“项背强几几”的颈肩痛;乌头汤用它治“病历节不可屈伸,疼痛”……还有个治疗“少阴病,脉微细,但欲寐”的麻黄附子细辛汤,这个汤可不能单单用来治“但欲寐”的少阴病,从以方测病或以药测病就能看出,也是治疗各种痛症、痹症的好方子。在感冒中,特别是感冒初起,受风寒的最多,如果能及时用上麻黄汤,也就一两副药的事情,十块八块就解决了。问题是,现在的一些中医也不愿开,或者也不会开。要不就是怕出意外。还有一个原因,就是被输液洗脑,认为输液好得快。有些孩子动不动就感冒,感冒了就输液,好好的一个孩子,成了病秧子。孩子的身体不是病坏了,是被治坏了。卫健委几年前就说了,不准随便输液,并且规定了很多不准输液的病种,可是,到医院看看,感冒了还是都在输液,输抗生素,感冒是病毒引发,输抗生素有用吗?把不对症且有副作用的药物输进血管里,这叫治病救人吗?

通玄医道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